Double咸鱼

凹凸各种杂食,瑞嘉雷安帕佩最棒,其他什么都吃,什么都好吃,(除瑞金)刀棍锤大三角我的爱,另外包括勇者大冒险的荼岩,每天都会磕到新cp!!柒七好磕到爆!!!咸鱼渣渣萌新废柴画画的一个,欢迎光临

亲亲大宝贝!!!😭😭😭😭我真的激动到飞!

吃枣药丸的冷月:

#刀形状的糖😏
感谢某鱼赐予我的灵感~
表白这个人 @Double咸鱼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“请高三一班班长安迷修来一趟办公室。”学校的广播一向是极其大声的,此时再加上班主任的大嗓门,更是把声音直接从高中部传到了初中部。高三一班正在上政治课,空气中令人昏昏沉沉的因子到处乱窜,整个班似乎都进入了睡眠状态——除了安迷修。
        安迷修也没有在好好听课,但他仿佛为自己竖起了一道隔离墙,将那些睡眠因子阻挡在外。唇角微微勾起,单手托着下巴,祖母绿的眼睛梦幻般望着窗外,仿佛是这炎炎夏日中的一股清凉。看着他,躁动的心也就慢慢平息下来了。
       他在对着窗外出神。现在是六月份,正值盛夏,木槿的花期才刚刚开始,花苞却结了不少。少许木槿已经害羞的吐出一点点花心,娇嫩的花瓣在烈日下暴晒着,叫人有些心疼。
       安迷修喜欢极了木槿,此时不免也皱起眉,对烈阳也有了些不公平的怨念。
        班主任的这声叫唤,对安迷修来说无疑是最好的解脱。安迷修和政治老师眼神交流了一下,便迅速起身走出班级,外面空气的热浪扑面而来。安迷修呼出一大口气,伸个懒腰,微笑着看着近在咫尺的木槿,此时连刚刚被安迷修咒怨的太阳,也都因为好心情而显得越发可爱起来。
        安迷修穿过斑斓蝶影,道路两旁的紫藤萝像是瀑布般倾泻而下,中心白色的部分像是迸溅的水花,使流动的感觉越来越真实。安迷修并不去看这浪漫的场景——凹凸中学里很多人都将表白地点设在这里,时间久了,便成为这个中学不成文的规定。
       在凹凸中学里,若是有人单独把你叫到紫藤萝走廊,那就做好被表白的准备吧。安迷修虽然对这些规定嗤之以鼻,但浪漫主义的天性让他也喜欢起了紫藤萝,至少是喜欢起了紫色。如果有一天,我要表白的话,一定会去木槿花田,而不是这里。安迷修心想。
       凹凸中学以花出名。这里简直就像个花园,几乎每种花在这里都能找到一席之地,校长不知道怎么想的,还把教学区空出一大块来当做花圃。木槿花似乎很受校长的宠爱,学校的一大片花田全部种着木槿,但无一例外的只有紫色。花田中有几个白色的秋千,不管怎么想,这里的场景都唯美极了,凹凸中学的每一个角落都可以拍来当背景图。
        许是出神了太久,安迷修连自己已经到了办公室门口都没有意识到。办公室里的空调一向开的很低,安迷修刚刚被烈日晒得有些头疼,此时突如其来的凉爽弄得他有些发愣。逐渐聚焦了眼睛,安迷修看都不用看便知道那是谁了。
        “安迷修来了啊。你把雷狮带回班级好好说教一下吧,我……唉。”班主任丹尼尔无奈的看向安迷修,用眼神示意他把旁边吊儿郎当的人赶紧带走。安迷修抿抿嘴唇,对丹尼尔微微点头,然后拽着旁边一脸流氓样的雷狮走出办公室。
        “欸,安大班长不要走这么快嘛。”雷狮的语气怎么听都不像是在请求。安迷修听着不免有些怒火中烧,这个场景已经发生过不知道多少次了。从高一开学以来,雷狮就是年段著名的问题学生,每天迟到不说,上课也是说走就走的。安迷修仔细想一想,雷狮这一个学期下来,上过的课用手都数的过来,偏偏学习成绩又是年段前几,甚至还比安迷修高一个名次。此事弄得老师还专门查监控,结果证明卷子确确实实都是雷狮写出来的。
        其实安迷修和雷狮原本是互相完全不相干的两个人,只是偶尔会在学习上将对方当做自己的竞争对手罢了。但是就因为那一个放学的相遇,让两人在各自心中的分量,变得越发沉重起来。
        那是安迷修还是高二的时候,那天因为值日,回宿舍的时间晚了很多。熟悉的紫藤萝走廊里透出昏黄的灯光,白日里的瀑布此时也停止流动,恢复死一般的沉寂。安迷修喜欢紫色,就算是不那么富有生机的紫色,也能给他带来满足感与安全感。他不禁想起那块漂亮的木槿花田。
       反正晚上的作业也写完了。他就这么想着,快步朝着与宿舍相反的方向走去,一路上被花香浸泡得有些晕眩起来。白色秋千在夜色中极其显眼,使他根本不用费劲寻找,便能轻易看到木槿花田的身影。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但他发现,在那一片紫色中,除了白色秋千外似乎还有些别的东西,正在花田里扭来扭去。使劲聚焦了眼睛,安迷修大踏步上前,发现其实是一群人,围着一个人扭打成一团。那个人的武力似乎很不错,一个人抵着一群人,身上虽已挂了彩,可手下的力气却只增不减。
       安迷修心中的正义感让他无法无视这帮人。中心的那个人体力似乎已经到了极限,他撑着膝盖大口喘气,右手手背拂过自己染血的嘴角,便立刻沾得满手鲜红。安迷修快步走上前去,抓起其中一人的手腕便狠狠一扭,“咔擦”一声响彻整个花田。那个人表情狰狞的看向安迷修,但是手腕传来的剧痛让他不得不跌倒在地,安迷修从书包里拿出一本本子,对着地上的人一边说一边在本子上记着:“群殴,伤人,这些足够你退学了。不过……你好像是高一年的?那就姑且先记一次大过吧。”话音刚落,笔尖也迅速离开本子,祖母绿的眼睛在木槿花田中闪烁着,微风吹起安迷修整整齐齐的领带与满头粽发。
        那些人本想着继续找安迷修的麻烦,听到这些话后,也只能狠狠地瞪他一眼,然后仓皇逃走了。安迷修把地上的少年扶起来,仔细看看他身上的伤,发现他伤的真不轻,身上已经是青一块紫一块的了。“同学,你叫什么名字?我送你去医务室吧。”安迷修尽量用温柔一点的语调同少年说话,生怕他经过刚刚的打斗会留下阴影。那个少年甩开他的手,站直身子,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:“什么名字?你爸爸我叫雷狮!”雷狮拽过安迷修领口的校卡,这时安迷修才发现,雷狮竟比他高了快一个头。“哦,安迷修啊,你就是那个每次考试都比我低一个名次的弱鸡?我看你身手不错嘛,要不跟着你爸爸我混得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安迷修被这句话气的说不出话来。亏他刚刚还一脸温柔的哄他,还以为他是什么受到校园欺凌的同学呢,我呸!说不定是这个恶党欺凌别人来的!安迷修在心里狠狠骂了一句。不动声色的推开雷狮搭在他肩上的手臂,安迷修冷冰冰的目光扫过雷狮的脸,却因此呆住了。
        这个人拥有全世界最好看的面容。即使此时恨透了雷狮,安迷修也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。上帝在雕刻雷狮的时候,肯定是用尽了全力,不然为何雷狮的一眸一笑都是如此令人着迷。他的五官没有任何可以挑剔的地方——至少是安迷修这么认为的,他虽然很不愿意,但还是得承认,他喜欢极了雷狮的眼睛。
        雷狮的眼睛有一点似曾相识,但安迷修并没有在意这些。安迷修喜欢木槿花,雷狮的眼睛恰好是木槿的颜色,但他的眸子,跟木槿又有些不一样——在安迷修见过的每一朵木槿里,从来没有木槿花可以像这般包容进星辰大海。今天恰好是阴雨天,空中的黑云乌压压的一大片,月亮和星辰全部都被遮挡住了。
        但此时的安迷修确信,所有的星星全都跑到雷狮的眼睛里来了。
       “安大班长看够了吗?没事,我知道我很好看,班长您继续。”雷狮戏谑的声音在耳旁回荡,安迷修在不知不觉中已经离雷狮这么近了。发觉到这一点后,安迷修迅速向后退了一大步,扯开与雷狮的距离:“不好意思,我先回宿舍休息了。”雷狮的动作比安迷修的脚步更快,在他走之前先一步把他圈在怀里,一低头便是班长泛着红的耳廓。雷狮故意低头紧贴着安迷修的耳朵,磁性的声音像是恶魔舔抵天使的耳畔。
        “安迷修,高考的时候,如果我赢,你就答应我一个要求,如果你赢,则反之。”
        雷狮的语调绝不是在和安迷修商量。许是邪意太重了,谅是安迷修这般的人也不禁哆嗦起来,后颈处传来一阵阵寒意,不知是因为微风还是因为雷狮。安迷修调整自己繁乱的呼吸,仔细想一想,如果能以这种方式劝雷狮改邪归正……倒也不错。
        安迷修回到宿舍时,已经是深夜了。生怕吵醒了舍友,安迷修小心翼翼地推开宿舍门,没有开灯就闪身进了浴室,还好上次把浴巾挂在这里了。安迷修松了一口气。温热的水慢慢流过全身,将一天的黏腻都洗干净了,随着地上的水漩涡状流进下水道,安迷修的脑袋慢慢清晰起来。
       雷狮他……究竟是想干什么?
       安迷修躺在双层床的上铺,突然被一束光晃了心神。睁开微眯起的眼睛,那束光竟是从天空来的——刚刚明明还是阴雨天的。皎洁的月光从窗外慢慢爬到屋内,逐渐铺满了整个宿舍,安迷修来到凹凸中学三年了,在这个宿舍里也躺了三年了,今天却才发现,从宿舍的窗户可以看到那里的木槿花田。
        夜幕下大片大片的紫,被铺上了洁白无瑕的月光,白色秋千慢慢在月色下摇晃着,与安迷修脑海里的某一场景悄然重合,甚至重合的毫无一丝瑕疵。那应该是不知道多少年前的事了,连安迷修的脑中也只剩下一些零星的画面。
        白色秋千上面,曾经坐着两个孩子。一个安安静静,就着月光阅读着,祖母绿的瞳孔里照射出温柔的射线,另一个则摆弄着手里的船舰模型,紫色眼睛在月光下闪闪发光。许久,紫眸的孩子玩的不耐烦了,丢开模型,一把拍掉旁边那个孩子手中的书,嘴角带着点恶作剧之后得意的笑:“喂,书呆子,别看书了,陪我玩。”绿色眼睛的孩子狠狠的看着他,随后就互相追逐着打闹起来,整个木槿花田都飘荡着孩子们的欢声笑语……
        安迷修皱着眉头,那个时候……紫色眼睛的人还说了一句话……可是那句话是什么呢?有什么东西,渐渐哽住了安迷修的咽喉,仿佛是从古老记忆中随波逐流而来的卵石,压迫人的心弦,使其无法出声。那句话,明明应该是脱口而出的,明明应该是永远都不能够忘记的……
        安迷修抚上自己的面颊,竟沾得一手湿润,泪水在不知不觉中,已如决堤般落下。那个曾经陪伴他的恶作剧男孩,那块比凹凸中学要大得多的木槿花田,父亲脸上岁月的裂痕,母亲遗像上温柔的眼神……甚至是那条大黄狗,对于他来说都无比亲切。他想起了他家中的一切。
       初到凹凸中学时,他就反应过来,这里的木槿花田与家乡的是如何相似。他从来都未曾多想过,最多也只是猜测,那个校长是否是自己家乡的人,但现在,在见到雷狮后,他不得不起疑心。
        雷狮在校园里的知名度高的吓人。安迷修在问过许多位美丽的小姐姐后,她们告诉他的都是同一个答案。
        “木槿花田么?那是你们这一届刚进来时才吩咐要建的,我也感觉很莫名奇妙来着。不过啊,应该是因为那个校长的儿子吧,你问他叫什么名字?哦,他好像是叫雷……雷狮吧。”
        安迷修得到了想象中的答案。那个花田……真的是雷狮要求他父亲建的吗?答案很明确。那么,雷狮他……与小时候那个恶作剧的孩子,又是什么关系?安迷修心中的答案已经确切,但他不敢去将它公众于世,或者说……
       他不敢面对那个答案。
       自打那个赌约后,雷狮仿佛变了一个人一般,整个人在高二年都变得勤奋起来。当老师询问他的时候,雷狮只是淡然一笑,然后极其猖狂的说:“只不过是为了和我们大班长的赌约罢了。”老师们那时候看向安迷修的表情,仿佛是在看救世主一般。
      从此以后,雷狮的事情,所有老师都找安迷修解决。
       安迷修回忆起这段过往,无奈的叹了一口气。高考吗?马上就到了。一年前的那个赌约,雷狮从来没有提起过,只不过偶尔路过安迷修所在的班级时,会意味深长的对安迷修勾起一抹微笑。安迷修知道,他时时刻刻都未曾忘记过那个赌约。
        就像安迷修时时刻刻都未曾忘记,一年前得出的那个心中的结果。
        高考成绩出来时,雷狮找到了他。安迷修在排行榜上的名次,仅仅只比雷狮低了一名,以一分之差,他最终还是输给了雷狮。安迷修和雷狮只是对视了一眼,雷狮狂妄的笑容更加衬得紫眸闪闪发光,只不过,这次是在阳光下。
        “什么要求,快点说。”安迷修有些莫名的火大,可能是因为雷狮过于璀璨的目光吧。雷狮像一年前那样,在他差点一拳揍过来之前,将安迷修圈在怀里,一低头就是他微微泛红的耳廓。雷狮紧贴着耳朵,似是恶魔的耳语一般,压低嗓音说道:
       “明天下午放学,来木槿花田找我。”
       绿眸的孩子曾经对他的玩伴说过,如果有一天,他要去表白,那么地点一定会选在木槿花田。此时的安迷修不免想入非非,如果雷狮真的是当年那个孩子的话……这句话就变的富有意义起来了。
        安迷修还是去赴了约。放学时,夕阳恰好投射在木槿花上,紫色的木槿花被阳光渲染成了橙黄色,倒也还是暖入人心。安迷修坐在白色秋千上,脚耷拉下来,一摇一摇的,秋千便随着他的动作而晃动。等的有些无聊了。他想。从秋千上一跃而下,看着橙紫色的木槿花,手却不由自主的伸向它们,待他反应过来的时候,手上已经捧着一大把木槿了。安迷修无奈,只得捧着木槿花,小心的坐上秋千,脚也不敢再随意摇动了。
        许久,雷狮还没有来,安迷修却已经被夕阳染上一丝睡意,脑袋枕着自己的手臂,在秋千上慢慢合上了那双祖母绿的眼睛。藏在草丛里许久的人终于舍得走出来,嘴角带着狂傲的微笑,紫色的眼睛将天地收入其中,闪烁着熠熠光辉。他将自己身上的外套披到安迷修身上。
        安迷修被这一举动惊醒,睁开眼睛却没看到任何人。手捧着木槿花站起,花田上的微风吹动发梢,也吹动了背后的外套,安迷修迎着夕阳,感受到后背的东西后微微一笑,祖母绿的眼睛温暖的射出万丈光芒。雷狮手中的相机“咔擦”一声,记录下这美好的景象,成为他心中永恒的留恋。
      哼,安迷修嘛,表白的机会多了去了,这次就先放过你吧。雷狮已经走远,背影逐渐消失在茫茫花海中,而安迷修也朝着相反的方向走去,但两人的心中,想的却是同一句话。
       “雷狮(安迷修),咱们大学再见。”
——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
哈喽,这里冷月。
咸鱼画的图可好看了(吹爆)。跟本文配对的那张就是当时雷总拍下的照片😏😏
还有就是……本来想说50fo开点文的,但是49fo是什么鬼啊……
第50fo给TA福利怎么样😏😏
最后再一次表白鱼鱼(脸皮厚)

评论

热度(25)

  1. Double咸鱼吃枣药丸的冷月 转载了此图片
    亲亲大宝贝!!!😭😭😭😭我真的激动到飞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