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ouble咸鱼

凹凸各种杂食,瑞嘉雷安帕佩最棒,其他什么都吃,什么都好吃,(除瑞金)刀棍锤大三角我的爱,另外包括勇者大冒险的荼岩,每天都会磕到新cp!!柒七好磕到爆!!!咸鱼渣渣萌新废柴画画的一个,欢迎光临

基友告诉我这种ooc非常适合开车……


可的作死的给自己弄了高难度的东西(°ー°〃)
什么玻璃瓶桌子啥的弄了半天也就是这幅鬼样
光感还是像翔一样垃圾ʘᴗʘ

凑活看看就好(T_T)不好意思车给我弄烂了(T_T)

阿西(╥_╥)

玄武国首席刺客和他包养的小情人👀

极度ooc预警!!!!!

我……莫得技术,莫得色感……ʘᴗʘ


(T_T)

“听说啊,六七又让柒家那小子截着了……”

“靓仔,你好歹别在那么多人看着的情况下拦我啊!”
“我锺意你你知唔知?”
“我不知道会让你截这么多回么?扑街!”

年下设定,私设半不良柒×原官方设定六七
我喜爆柒七!!!

曾经尝试无数方法给柒剪头的六七终于决定牺牲一下自己👀
……中秋快乐👌👌
小破车被无数次屏蔽了😭超链接也不会弄真的是😭
啥时候查着么严我咋不知道👀

【帕佩】海的儿子

开心!欢呼!

吃枣药丸的冷月:

#小甜饼(我认为是)
#巨ooc慎入
声明:
       本人没有任何诋毁原著的意思,在此深切悼念童话小说之王安徒生,以表尊敬。
       送给鱼鱼的小甜饼,她人超好!(你还敢说啊拖了这么久) @Double咸鱼
go!


     从前有个人鱼王子,他叫佩利,在经过这么这么多事情后,他把整个王宫敲碎,带着王子的手下帕洛斯跑了~
       故事讲完啦!😜😜
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好了,偶尔皮一下很开心。
       正常版↓↓↓↓↓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王宫里一直在策划一场阴谋,国王听说了人鱼的故事,知道人鱼们拥有千万的财富,便想蓄意抢劫。当他将这一念头提出来时,大臣们都热烈的迎合着他们的王,但是听说人鱼们有极强的战斗能力,这使得王宫里的人不敢轻举妄动起来。这时,王宫里最著名的军师帕洛斯站出来进谏了:
      “下个星期就是人鱼最小的王子佩利的十八岁生日了,他浮上海面之时,就是我们抓捕他的时候。有了人鱼王子,人鱼们的财富就是手到擒来的事情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王听了极其高兴,脸上的笑纹仿佛大海般波涛汹涌。王吩咐宫里大摆盛宴,全国举头上下狂欢了整整三天,霓虹灯的灯光昼夜不停的闪烁着,照耀整个海面。帕洛斯同意让自己当做诱饵,将人鱼王子引到岸上来,以便王宫里的人进行追捕。
        在很深很深的海底,人鱼们过着快乐而又安康的生活,完全不知道岸上的这一切。而那个最小的人鱼王子佩利,此时正在跟十一个姐姐们聊着天,她们头上都带着华美的珍珠,鱼尾带动薄纱裙在水中轻轻摆动着,长长的睫毛随着眼睛的眨动扑闪着,似是可以划出一道涟漪。
       那些都是真正的珍珠,而薄纱上的每一片亮片都是由铂金渡成的,十一位人鱼公主洁白如玉的颈脖上挂着不同颜色的珍珠吊坠,头顶上的王冠可以买下陆地上任何一座城市。佩利的身上却没有带任何东西,除了脖子上的一大串黑珍珠项链和背上挂着的弓箭以外,全身上下都朴素的不像样。
       这位小人鱼王子是海底最好的弓箭手。
       但现在,佩利对姐姐们谈论的话题起了好奇心。“喂喂喂,你们在说些什么啊?”佩利大摇大摆地游过去,瞬间被十一位姐姐围在中间。“没什么啦,不过是上次去陆地上时看见的一些东西罢了。”最大的长姐优雅的微笑着,洁白手套上的珍珠闪闪发光。“话说,小弟你也该过十八岁生日了吧?”佩利最小的姐姐说道。佩利乖乖的点点头,随即就笑了起来:“陆地上有人陪我打架吗?”
       人鱼公主们面面相觑,最后还是第十位公主说了明白:“陆地上肯定没有人会陪你打架啦……你别一天到晚就想着这些行吗?”佩利听到没有人会陪他打架,撇了撇嘴,然后就转身离开了,刚刚那份对陆地的好奇心也不复存在:“嘁,那有什么好玩的。”公主们见弟弟走了,便也不再缠着他,又到一旁开起了茶话会。
       人鱼帝国的小王子,第一次对上岸没了兴趣。
      十八岁的生日很快就到了。那天清晨,佩利被祖母从海草床中拉出来,硬是顶着朦胧的睡眼让祖母给他梳洗。祖母叹了口气:“佩利……今天是你上岸的日子,你好好玩吧。记住,你千万要小心一种用两条杆子行走的生物——他们管那杆子叫做腿,而那种生物叫做人。人只会不断的杀戳,抢夺,他们自私又贪婪,都是饕餮之徒一般的存在。如果你被人给发现了,那可有你受的。”不管怎么说,祖母还是疼爱他的。佩利迷迷糊糊的点点头,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扎起大马尾,插上一顶金冠——成年的皇族人鱼有资格戴王冠了。红色的绸缎披风镶着金边,衬托着小人鱼银白色鱼尾,在灯泡鱼的灯光下闪闪发光,鱼尾的每一次摆动都带起阵阵水波。
       佩利似乎是被自己鳞片反射出的光给惊到了,猛的一下清醒过来,头上的金冠提醒着他今天是什么日子。佩利摇摇头,把脑袋里的那些不干不净的东西甩干净,跟在祖母的身后出了房门。房门外早就布置成了成年礼的样子,人鱼之王宣布让全国上下开始狂欢一整天,大街上都张灯结彩的,人鱼们脸上洋溢着笑容。佩利被这幅场景带动着激动起来,对于海面,又产生了一点点的小兴趣。
       皇家的宴会总是无聊而又奢华的。佩利老老实实地站在父亲旁边,按照祖母一大早就开始跟他强调的微笑鞠躬,仿佛像是一位真正的王子一般谦卑有礼。他的淡金色长发丝丝缕缕的在水中摆动着,海面上的日光投射到海底,更加衬得金发闪烁耀人。每一位来参加庆典的嘉宾们都在夸赞小王子的礼貌,夸赞小王子的射击,一直夸到人鱼之王身上去,人鱼之王被这些奉承话给弄的晕晕乎乎的,转过身自豪的拍拍佩利的头。
        但小王子不耐烦了。佩利趁着嘉宾们都在跟王聊天的空挡,使劲晃晃脑袋,金色的头发随着他而飘动着,随即,佩利转身离开。他从来都是一个直接的人,此时这般不动脑子的行为,估计也就只有他做的出来了。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,佩利的一路上竟然相安无事,但是从王宫大门口透过来的光突然一下被遮住,祖母就这么站在他面前。
        “那个……我就是不耐烦了,现在就让我去海面吧。”佩利的长睫毛扇动几下,紫绿色花瞳闪着熠熠光辉,头顶的金冠反射出的光刺到祖母的眼睛,让她不自觉用手遮挡了一下。祖母微眯着眼睛,轻轻叹了口气,欲言又止,终究却还是没有说什么。祖母对佩利摆摆手,叫来几只大蛤蜊附在佩利的尾巴上,又往他的头上佩戴几朵白花——那花的每一片花瓣都是半颗珍珠。每位皇族的人鱼在上岸时都要这样,以此来凸显出他们的尊贵。佩利高兴起来,咧开嘴露出尖尖的虎牙,随即便卖力的向上游去,清晨海面的微光在等待着小王子的到来。
       但他不知道,同时等待着他的,还有王国的军师帕洛斯。
        在向上游的途中,蛤蜊们加上头顶珍珠的重量,压的佩利差点游不动了。他粗暴的把蛤蜊全部一箭射死,拉扯掉头上的珍珠,橡皮圈也被他给扯断了。淡金色头发随着他的动作散开浮在水中,柔和的一丝一丝飘动,像一条条飘带一般,在水中飞舞着。金色的皇冠被祖母用海草胶牢牢的固定在头顶上,就算这样也没有掉下来,但他毫不在意。
       小王子就这样,像个水泡一般轻盈的浮出水面啦。
        他刚把头探出海面时,已经是落日余晖时了。阳光变成了淡淡的橙黄色,飘飘洒洒的铺在海面之上,每一个波浪都卷入了万丈光芒,仿佛是把太阳揉碎了给洒入海中。或许是这个场面太过于震撼,佩利竟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,漂亮的眼睛里闪着温暖的橙黄色光芒,就连淡金色长发也闪着光。
        海面比任何一位姐姐所描述的都要令人为之震撼。佩利在水中摇晃起尾巴,欢呼雀跃地向着那个大大的太阳游去,似乎是想要追逐太阳,他游得比任何一条鱼都要快,粉色海豚群略微吃惊的望着那个金色身影,小丑鱼们只能看见一条银白色鱼尾从他们面前闪过。
        人鱼应该是喜欢黑暗的,但佩利很不一样。他在沿途中射杀了天空中的一只雕,那只大鸟哀鸣一声,随即只能绝望的垂直下落,佩利见自己射中了,便更加的激动了,飞快的朝前游去。
        突然,他停住了脚步。在那轮落日前面,站着一位少年,银白色的头发扎成一束一束的,在夕阳照射下反射出温暖的光。佩利小心的朝前游去,直到游到岸边,他才稍微能瞧见那位少年的模样。
        那是一个看上去就很温柔的人。他的花瞳似乎与佩利的有些相似,但是是橙绿色的,被逐渐西下的夕阳蒙上一层温暖的橙色,那双眼睛,此时正闪着柔光看着佩利,似是一潭深水,将人拽入其中,越陷越深。佩利看不透他,他也不想看透他,便与少年的目光交织,一人一鱼的对视持续了很久很久,久到天边已经泛出点点星辰。
        佩利终于坚持不下去了,帕洛斯挑逗一般的目光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。他将头撇到一边去。帕洛斯见他这样,嗤笑了一声,佩利顺间恼羞成怒起来:“你笑什么!”帕洛斯不答,只是蹲下来,让自己的视线与佩利持平,竟能看见这位小王子脸上的一点红晕,不知道是羞的还是怒的。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帕洛斯把玩起自己的银发,带着点笑意看着佩利。佩利皱起眉头,但是脸上的红还是出卖了他。
       “我叫佩利!”
        有些惊讶于小王子的单纯,帕洛斯脸上的笑意更甚——原本他还以为,人鱼王子应该是个难对付的角色。帕洛斯向他伸出手,不动声色地将自己脸上的邪意收起来,换上友善的微笑:“我叫帕洛斯,你好。”佩利的整个上半身都趴在岸边,这才够的到帕洛斯的手指尖,也因为这个动作,佩利终于把帕洛斯的相貌看清楚了。
       人鱼王子没有见过人类,尤其是这么漂亮的人类。帕洛斯的发带与他的眼眸相称,人鱼的肤色本就偏白,帕洛斯却比他还要苍白——这是一种近乎病态的白,刚刚在夕阳的照耀下没有那么明显,现在佩利感觉帕洛斯仿佛与天边的明月一个色号。但是帕洛斯还是很美,对,是美,不是帅。佩利在心底默默念叨着。帕洛斯任由人鱼把他打量了个遍,心里莫名觉得好笑,强忍住大笑一场的冲动,继续一步一步地实施他的计划。
        “这里漂亮吗?”帕洛斯似是不经意般问道。“啊?这里?漂亮啊,但是没我家漂亮。”佩利想到自己的家乡,又激动起来。“我告诉你啊,我家那里特别亮,比你们这里的那什么……哦,太阳还要亮。很多金银珠宝什么的,你们这怎么都没有哇?还有还有,我跟你说啊……”听着佩利描述海底,帕洛斯心底开心得只想笑。传闻都是真的。这是帕洛斯得出的一个靠谱的情报。
      照着这种趋势下去,任务很快就能完成了,到时候回去论功行赏就好了。帕洛斯的眼底浮现出一点轻松感,此时就算是看着这条傻人鱼,也觉得莫名顺眼了起来。帕洛斯打断佩利的描述:“停。你说的这么海阔天空,谁知道你是不是在唬人啊。”佩利转而看着他,眼里的疑惑丝毫不加遮掩:“什么?你竟然不相信老子的话!?”帕洛斯微笑着摇头,这个小王子,还真是超乎他想象的单纯啊,甚至……单纯到有点蠢了呢。
      “你是不是得拿出点……实在的东西给我看看呢?”佩利听完就急红了眼,后悔当时把身上的珠宝全部扔了。在身上拍了个遍后,头上的一个硬物引起了他的注意:“欸!帕洛斯!你看看这个皇冠!”佩利用力把皇冠扯下来,金发也因此被扯掉几根,他倒也没喊一声疼。帕洛斯舔舔红唇,那个皇冠,他已经在意很久了。帕洛斯收起邪魅的微笑,真诚的眼神看不出一丝纰漏:“能借我看看么?”
       佩利将皇冠递过去,嘴里的尖牙又再次露出来了:“这下你该相信我了吧。”帕洛斯点点头,突然靠近小人鱼,瓷白的手臂略过佩利,皇冠又再次完完整整地回到佩利头上。现在还不是下手的时候。帕洛斯心想着。佩利却感觉自己的心脏漏跳了一拍,帕洛斯的脸在眼前放大,他甚至可以清楚看到帕洛斯的每一根睫毛,随着他的动作轻微扑闪着。
        佩利不懂,什么是情,什么是意,他只是单纯的觉得,帕洛斯真好看。
        天边开始吐出一点鱼肚白,阳光缓缓洒满海面,映照在帕洛斯的背影上,佩利反应过来时,帕洛斯已经走远了。他也没有挽留,反身向海底游去,路途中突然想起了祖母的那句话:
        “一定要小心人类!”
      帕洛斯的脸浮现在他的脑海中,久久不能散去。  切,人类也没什么可怕的嘛。佩利不在乎的想到。
        王宫的璀璨,让佩利根本就不用费劲寻找,便准确的落在宫城里。明明只离开了一个晚上,王宫却莫名其妙的变得灰暗起来——连佩利这样迟钝的人都感觉得出来。以往繁华的街道,现在竟空无一人,连水波流动的声音都能听得一清二楚。王国上方的隐形保护罩渐渐消失,人鱼帝国出现在各种鱼类的眼中,好奇的鱼大批大批的往王国里涌,建筑都被推倒了许多。
        那个保护罩,是由每一代人鱼之王的生命化成的,为了保护人鱼这个见不得光的种族,也为了保护自己唯一能生活的这片天地。
        不知不觉的放轻鱼尾摆动的弧度,佩利小心游进大殿内,十一位姐姐都在那里,穿着漆黑的裙装,立在一片黑纱前。水流将黑纱轻轻托起,祖母的相片出现在佩利眼中。照片上的祖母微笑着,威严而又慈祥的注视着这里,注视着自己的十二位孙子孙女,佩利看着祖母湛蓝的眼睛,想起祖母小时候把他抱在怀中常说的话:
        “你要记住,你是大海的孩子。”
         人鱼没有泪腺,自然也就没有眼泪这一说。佩利只是感觉有什么东西堵住了心口,闷得人发慌,又有些控制不住自己般的想要大喊出声,海水拂过脸颊,就当成泪水,看着它飘过。王和王后——也就是佩利的父母拥抱了一下,王后看着自己的丈夫慢慢走向鱼群,将它们全部赶跑后,开启仪式。
       开启了燃烧自己生命的仪式。
       佩利的确没心没肺,但他也是一条活生生的人鱼。在这个节骨眼上,佩利第一个想到的不是父王,不是母后,更不是十一位姐姐中的任何一个。他的眼中浮现橙绿色的花瞳。
        他突然有点想见到帕洛斯。
        拼命向上游去,再次钻出海面之时,正值正午,印象中那个白色的身影却没有出现。愤愤不乐的坐在岸边,尾巴上的银色鳞片闪闪发光,刺得人眼睛生疼。佩利左顾右盼,海面上突然出现了一片银白色,仔细看还看得出来,那是头发。佩利游过去,帕洛斯的脸已经被海水泡的苍白,花瞳也已经失色,眉头紧紧皱起,整个人仿佛一具尸体般苍白的不像话。将人一把抱起,使尽全力游向岸边——他这辈子都没游得这样快过。
        在帕洛斯身旁等待着,整整一个下午,帕洛斯都一动不动。真的已经死了吗?
佩利开始使劲摇晃着帕洛斯。星辰不合时机的探出头来,就像那个夜晚一样,但人已不同往日。佩利两天未眠,祖母又去世了,他等着等着,不知不觉竟倒在帕洛斯身旁睡着了。帕洛斯的花瞳缓缓打开,他早就已经醒了,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,就是想这样让佩利陪着躺一会。看见旁边已经睡的像死猪一样的人鱼,嗤笑一句连一点防备之心都没有,却还是把他丢到海里,让他自由下沉着。
        这样至少比较安全吧。帕洛斯吃惊的发现自己的想法,安慰自己只不过是在慢慢布局,等待最后收网。
        佩利醒来时,第一眼就看到了大姐担忧的望着他,接着发现自己睡在海底柔软的沙子上。“你怎么在这就睡着了啊,你知不知道这有多危险!”大姐怒骂着。佩利慢慢爬起来,对着姐姐嘿嘿一笑,这一笑便把怒火全部冲散了。埋怨地看了他一眼,最大的人鱼公主扯着佩利回到王国。
        与此同时,帕洛斯也收到了逮捕令。
        国王命令帕洛斯在今天之内把人鱼王子带过来见他,不然帕洛斯可能就性命不保了。帕洛斯在心底叹口气,这个老不死的真是可以啊,那他的性命来威胁他。不过……不就是人鱼王子吗,给你带过来就是了。橙绿色花瞳里闪过一丝狡黠。
        帕洛斯和佩利的相遇总是在傍晚时分。他们并没有约定什么暗号,只是帕洛斯一往海里扔一块石头,吹句口哨,佩利就会像只小狗似的从海里一蹦三尺,手里还拿着那块石头,露出虎牙大笑着游过来。帕洛斯象征性的扔了块石头,吹句响亮的口哨,佩利像之前那样蹦出海面,欢笑着游过来。
        “帕洛斯!怎么了?”帕洛斯摸摸佩利的长发,示意他坐在自己旁边。佩利不带有一丝顾虑,两手一撑,带起的海水溅了帕洛斯一身,但也没人嫌弃他就是了。对,佩利是多么信任自己。帕洛斯心想着。但是信任只会给你带来灾难,所以这不能怪我。帕洛斯安慰自己几句,将手再次放到佩利头上:“佩利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“到底怎么了帕洛斯?”佩利见他支支吾吾的,不耐烦似的轻轻在他身上拍了一巴掌。要做出行动了吗?
       “我……没什么,回去吧,我只是想找人说说话。”帕洛斯赶紧站起来,转身就走,不想让佩利看见自己眼神里的躲闪。身后传来“噗通”一声,是物体下水的声音。帕洛斯安心了,顺着原路走回皇宫。
        终究……还是无法骗你啊。帕洛斯对着大海勾起嘴角。
——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很好,失踪人口回归。
这里冷月,之前说好的帕佩……对不起咸鱼,拖了这么久▄█▀█●
这段时间家里有些事情,然后心态可能是受到影响了,写出来的文如你所见的烂(所谓瓶颈期),甚至有种想要退圈的冲动(不要打我)。
不过现在心态已经好了很多。我不会再说退圈这种屁话了!▄█▀█●
还有……50fo的点文……要点的话在评论区说明,随机抽取😏(我知道没人会来点的)
冷月今天也很啰嗦呢。

试图在被屏蔽的边缘……

凑活看看(´°̥̥̥̥̥̥̥̥ω°̥̥̥̥̥̥̥̥`)

灵感突发(´°̥̥̥̥̥̥̥̥ω°̥̥̥̥̥̥̥̥`)

别怕,睁开眼睛,坠入爱河吧……

艾玛我……还是继续咸着吧……▄█▀█●

依旧还是帕佩的攒梗

普通理工生帕×机器人佩(食物是机油和电!)(其实这设定更适合罗斯?)

看着佩利抓着机油大口大口喝帕洛斯不禁咽了咽口水……

灵感来源于我那奇葩的水杯,p2是我的水杯

唔啊啊啊啊啊啊啊😭😭😭😭一看时间终于到点儿了!!!
雷德小天使生日快乐!!!!😭😭
😭
一张小破图
不会画花(´°̥̥̥̥̥̥̥̥ω°̥̥̥̥̥̥̥̥`)

巨蟹座的幸运花之一是洋桔梗!但是好难画▄█▀█●

雷德生快!!!爱你!!😭

是海豚训练员帕佩!

瞄到同学看的视频,正好看到海豚训练员在和海豚玩儿,趁着有灵感速速拿着手机摸下来了

等有时间了就往电脑上腾
等同于练狂草orz